1. 当前位置:
  2. 首页
  3. 政务活动
  4. 政务要闻
  5. 正文

党的好干部 群众的暖心人——追记优秀共产党员马宁军

来源 克州报社 发布时间 2018-05-15 13:05 阅读

3月的克州冬还未去,春也未来,冷冽依旧。

3月11日,一个既平常又普通的日子,这一天,州委组织部组织科科长马宁军连续三年参加“访惠聚”驻村工作,因工作繁忙,最终积劳成疾,肝癌晚期医治无效悄然离逝,年仅41岁。

3月31日,州委决定追授马宁军同志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在马宁军追悼会的前一天,他生前参加“访惠聚”驻村工作所驻村阿克陶县喀热开其克乡博斯坦村的30多名村民自发来到村委会请愿参加他的追悼会。

集体请愿,这是基层群众最朴素、最直接的情感表达,表达的是一颗颗炙热滚烫的心、一份份沉甸甸的情。

马宁军凭什么靠短短一年的驻村时间就赢得了群众的肯定?带着这个疑问,记者遍访马宁军生前的同事、家人和博斯坦村的群众,探寻他生前的点点滴滴,追寻他过往的足迹。

“我是党的干部,坚决服从组织安排”

2017年春节,即将结束一年“访惠聚”驻村工作的马宁军正在和妻子李艳芝计划着在春节长假期间带着孩子一起去趟克拉玛依,看望妹妹一家。一家人喜笑颜开的讨论着要给妹妹带些什么南疆特产,到了克拉玛依要去哪些地方走一走、看一看。

一个电话打来,马宁军的出行计划就此取消。“请领导放心,我是党的干部,我坚决服从组织安排。”挂断电话后,马宁军看着妻子和孩子,满是愧疚。

2016年,马宁军第一次参加“访惠聚”驻村工作;2017年,上级考虑到马宁军有驻村工作经验,决定让他再次参加“访惠聚”驻村工作。

“你已经参加了一年的驻村工作,为什么今年还有你?大宝才几岁,我还怀着孕,我不需要你照顾吗?”马宁军临走的那天,李艳芝虽然嘴上埋怨,但还是在帮丈夫细心整理行李。面对有些生气的妻子,马宁军说,“部里考虑到我参加过一年的驻村工作,有一定的工作经验,再次驻村,工作开展也会更顺利一些。再说,一年的时间能有多长。大宝会理解爸爸的,你也要理解我。”

“2015年的时候,他答应和我一起回河南给我母亲过60岁生日,飞机票都买好了,到乌鲁木齐机场检票登机的时候,他突然接到单位打来的电话。一个电话接完后,就对我说,单位有紧急事情需要处理,他先不去了,让我带着孩子先走,他处理完单位的工作再坐飞机赶过去。”李艳芝说,“结果他手头的工作干了一个又接着一个,到郑州给我母亲过生日的事情没有了下文,只有通过电话向我母亲祝福。”

2017年开春,马宁军与3名队员一起和全疆各地“访惠聚”驻村干部一样,带着简单的行李,带着自治区党委给予的责任使命,来到了阿克陶县喀热开其克乡博斯坦村,开始为期一年的“访惠聚”驻村工作。

在2017年“访惠聚”驻村工作中,马宁军带领的驻村工作队中2名队员被评为优秀队员,他本人被评为优秀工作队队长,整个工作队被评为优秀工作队。

荣誉代表的是认可、是肯定、是激励,也是涓滴成海的默默付出。

群众冷暖放心头

“访惠聚”驻村工作,重中之重就是做好群众工作。而在南疆,做好群众工作的难度不小。

“要想做好群众工作,就必须要一户一户去走访,才能知民情、晓民意。”这是马宁军经常跟驻村工作队队员说的一句话。

2017年10月,正值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眼看着马上就要入冬了,村里给贫困户准备的过冬煤还没有到位。

“眼看着就要进入冬季了,为什么给贫困户准备的过冬煤还没下来,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马宁军很着急,“如果没有煤,那么多的贫困户该怎么过冬啊。不行,我得想办法去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经过马宁军多方了解,终于搞清楚了事情的原因。原来是因为乡里给贫困户买煤的钱迟迟没有拨下来,所以就这样耽搁了。

看着群众那期盼的眼神,看着天气一天比一天冷,马宁军坐不住了,“不能再等了!王勇,你跟着我一起到喀什,去给群众买煤。”“马科,乡里没拨钱啊,这买煤没钱怎么买?”王勇疑惑地问道,“乡里没钱我自己先垫上,但是给贫困户买过冬煤的事绝不能耽误。”说完,马宁军拿起自己的工资卡就奔向了喀什。

“就这样,马科自己垫付了4.8万元,总共买了66吨煤,为村里的贫困户送去了过冬的煤。”王勇说,“当看到村里的贫困户一家一家带着欢心的笑容往自己家里搬煤的时候,我看到马科的脸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那笑容里洋溢着幸福。”

2017年,对村民阿米乃·艾力木一家来说是幸福的。

她们家本来计划在去年盖新房,却因为家庭困难而耽搁了下来,准备好的建材乱七八糟地堆放在院子里,也找不到人来帮助,这可愁坏了阿米乃·艾力木。

当时的场景阿米乃·艾力木历历在目,“那段时间我非常焦虑,看着建到一半的房子就摆在那心里就很难受,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村里也找不到人帮忙,我一个人在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马宁军在走访入户的时候,来到阿米乃·艾力木家,了解到她家里这个情况后,对阿米乃·艾力木说:“你别着急,我来给你想办法。”

马宁军回到村委会立即召集工作队队员和村干部商量。“阿米乃·艾力木是一个女人,还带着3个孩子,新房子不能就这样盖到一半就没人管了,大家都说说吧,我们该怎么办?”马宁军在会上带头发了言。

“马队长,村民不愿意帮忙,我们也不能强迫村民们去帮他们家干啊。”“是呀,村里困难的群众很多,不止她一家,我看啊,让她自己想办法解决吧。”“就是就是,我们村委会能帮上什么忙啊,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

会上,村干部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互相推脱了起来。马宁军环视了一周参会的村委会干部,平常经常挂在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群众有了困难,不去想办法解决,而是找各种理由推脱,太不像话了。你们这样还是人民的干部吗?”马宁军黑着一张脸严肃地说道,会场一下子安静了。“阿米乃·艾力木一家的房子,就由我们去干,工作队、村委会干部还有各小队小队长,组成联合施工队,去帮她们家盖房子,明天就开始干。”马宁军斩钉截铁地说。

当阿米乃·艾力木看到马宁军带着驻村工作队队员和村干部扛着工具来到她家帮她盖房子的时候,眼里的泪水抑制不住,流了下来。撒石子、扛水泥、拌砂浆,马宁军和工作队队员、村干部们一起忙碌在阿米乃·艾力木家的建房工地上。“这个干部实在,不是来图虚名的。”村里人发自内心地感叹。

经过20多天的努力,阿米乃·艾力木家的房子终于被马宁军他们盖起来了。

不光如此,阿米乃·艾力木在一次骨折后,因为新农合的钱没有交,医药费无法报销,马宁军自掏腰包,给阿米乃·艾力木补交了欠下的600元新农合的钱,让阿米乃·艾力木的医药费得以报销。

如今,阿米乃·艾力木一家早已搬进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她把马宁军发的驻村工作队便民联系卡摆放在家里最显眼的位置。“每次看到马队长的照片,我都感觉他就像我的亲人一样。”阿米乃·艾力木说。

村“两委”作风转变了

从阿米乃·艾力木家盖房子的事上以及在走访过程中了解到的一些情况,马宁军对博斯坦村的基层组织建设产生了深深的担忧。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基层组织软弱涣散,没有战斗力,又怎么能凝聚民心呢?群众表面上对干部客客气气,其实早已满腹怨言,这样下去,怎么得了。”马宁军下定决心要转变村委会干部作风,重新树立干部在群众心中的形象。

马宁军把驻村工作队队员分成了2组,深入到每家每户进行摸排走访,收集问题线索。

“老乡,这村干部以前有没有欺负打骂过你们?有没有欠你们钱不还的事?有没有该你们享受的政策没享受到啊?”马宁军在摸排走访的过程中总是这样微笑着问道,但是得到的回答却都是“没有,没有,村干部们都好得很”。连着走访几十户都是这样的情况,摸排工作陷入了僵局。

马宁军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我们这样大张旗鼓走进群众家进行摸排难免会让群众担心,必须换个方式,不然工作局面肯定打不开。”随后,在走访的过程中,每到一户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了下来,“老乡你有什么不方便当面说的,可以打电话给我们,我们一定替您保密。”就这样,僵局逐渐被打破,群众反映的问题也越来越多。

“去年村里组织义务工,还欠我80块钱的误工费,虽然钱不多,但是我这心里的气就是不顺。”“有个别村干部对待我们的态度不好,经常在我们面前摆架子、耍威风,对我们反映的问题不管不问,也不核实。”“村委会办事效率很低,去找村干部办事,要么找不到人,要么各种推拖,反正就是不给办,接待群众的态度也很冷淡……”

经过摸排走访,共收集整理出群众反映的问题、困难诉求和对村“两委”意见建议共5大类230条。

“必须还给群众一个公道!”马宁军在村委会开会时对村干部斩钉截铁地说:“我们要召开道歉理赔大会,向村民们诚恳道歉,检讨我们过去的工作。”村里要给村民赔钱道歉的消息一下子就在村里传开了,整个博斯坦村沸腾了。

2017年7月15日,马宁军主持召开村民道歉理赔大会。这一天,300多名村民把村委会的会场挤得满满当当,当一个个村民的名字被马宁军叫响的时候,当他们从马宁军他们的手中接过村委会退赔给他们的款项的时候,他们的眼泪如洪水决堤一般涌了出来。

群众流下的热泪,是黎明破晓的激动,是冰雪消融的温暖,是冬去春来的幸福。

“共产党亚克西,驻村工作队亚克西……”热烈的掌声,群众的叫好声,将会场淹没,久久不息。

这次道歉理赔大会,共向村民退赔各类款项共计3.2万元。当时的情景,对博斯坦村党支部书记司马义·坎吉来说依然历历在目。“我是第一次见到村民们是那样的激动,那样的开心。从那以后,村民们看我们村干部的眼神都不一样了,我们和村民是切切实实亲近了,村里的工作也好开展多了。”

马宁军还充分发挥自身熟悉基层党务工作优势,对村“两委”班子建设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结合村级换届“十个不提名”清理,将2名工作能力差、担当意识不强的村干部清理出村“两委”班子,同时充实1名优秀年轻干部进班子,使村干部队伍结构进一步得到优化。建立“1+X”帮带机制,每名工作队队员联系帮带1至3名村干部,手把手为村干部教思路、教办法、传授工作经验,使村干部的整体综合素质得到明显提升。制定《博斯坦村后备干部培养选拔管理办法》,采取党员推荐、群众推荐、集体推荐的方式,推选村后备干部10名,切实解决了村级后备干部“量不足、选不准、用不上”的难题。

此外,马宁军还在每天早上和晚上组织村干部进行集体学习,学国家通用语言、学党章党规、学国家法律、学各项政策,学中央和自治区党委、州委的各项会议精神,组织村干部学做广播体操,学唱国歌。没过多久,村干部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在脱贫工作中,我们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在驻村工作期间,马宁军对脱贫攻坚工作格外用心。

2017年9月,克州农村扶贫对象建档立卡信息数据再次复核工作进入关键时期,马宁军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3、4点钟。那段时间,要填的表格很多很复杂,表格逻辑关系村干部们都理不清,他不光手把手教村干部怎么填表,还一张表一张表的亲自审查,每户贫困的资料他都要逐条核查,力求万无一失。

“我们不能做历史的罪人!”这是马宁军经常对工作队队员和村干部说的话。

喀热开其克乡专管扶贫的干部郭淑敏对此感受很深,“他不光自己带头干,还经常教我们怎么干。他经常给我们说,扶贫工作来不得半点马虎。在入户走访中,必须实地了解贫困户的家庭情况,一定要把贫困户的基本信息了解清楚,一家有几口人、几亩地、几头牲畜、经济情况,这些数据都必须精准,这样才能精准施策。”

在组织村干部对贫困户建档立卡时,马宁军总是手把手教村干部,“贫困户是因病致贫?还是缺乏劳动力致贫?还是缺乏生产技能,缺乏生产资料致贫?这些资料必须要搞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各项数据都必须做到精准,这样我们的基础工作才能做扎实。”

在这段时间,马宁军带着工作队队员和村干部白天进村入户采集信息,晚上自学扶贫采集系统,对贫困户资料进行信息录入,累了用冷水冲个脸、困了趴在电脑前打个盹,每天都是马不停蹄。

通过走访,很多以前没发现的问题也都渐渐浮出了水面。

村民依巴得提古丽·吐尔逊艾力跟丈夫离婚离的早,一个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家庭生活十分困难,因为以前的工作做的不够扎实,而没有被纳入贫困户。马宁军在入户走访中,了解到依巴得提古丽·吐尔逊艾力的家庭情况,当即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整改。

“这样困难的群众怎么能不被纳入贫困户呢,这个错误我们必须立即纠正。”回到村委会后,马宁军立即召集村干部开会,解决了这个问题,依巴得提古丽·吐尔逊艾力一家被重新纳入贫困户。得知这个消息,依巴得提古丽·吐尔逊艾力喜极而泣,专程来到村委会找到马宁军,向他亲自道谢。“大妈,您不用谢我们,是我们的工作没做到位,委屈您了。”听了马宁军说的话,依巴得提古丽·吐尔逊艾力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扶贫不光要扶智,更得扶志。”马宁军经常对驻村干部和村干部这样说道。

说起吾肉扎洪·白先这个人,村里的人没有一个人说他好的。“这个人就是酒鬼,他除了喝酒什么都不会,没出息。”“这个人懒得要死,他喝醉了能在地上躺半天不起来。”“他在家里什么都不干,全都让他老婆干,这样的男人有什么用……”

“别给我提这个人。”吾肉扎洪·白先的妻子一说起他就是满肚子气。

马宁军看到吾肉扎洪·白先这个样子,下定决心要改变他。

马宁军先到吾肉扎洪·白先家里实地走访,了解他的家庭情况,通过村民侧面了解他的为人处事。在了解到吾肉扎洪·白先的儿子正在北京体育大学上学时,马宁军觉得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

这一天,马宁军来到吾肉扎洪·白先的家里,找到了他,对他做起了思想工作。“你这样下去怎么能行,家里什么事都不管,就知道喝酒,什么事都让你妻子一个人干,你让村里的人怎么看你?”“村里的人怎么看我无所谓,只要有酒喝就行。”看着马宁军,晕乎乎的吾肉扎洪·白先不为所动。“那你的儿子呢?他现在在北京上大学,你想让他怎么看你这个当爸爸的,你想让他在别的同学面前都羞于提起你吗?”马宁军继续说道,听到这句话,吾肉扎洪·白先一下子清醒了一些,“马队长,那我应该怎么做呢?”吾肉扎洪·白先突然问道,“你首先就应该戒酒,才能改变你自己。”

就这样,吾肉扎洪·白先在马宁军的帮助下开始戒酒。“吾肉扎洪·白先,你要是被我发现再喝酒,你就一个人去把村委会打扫一遍。”在戒酒过程中,马宁军就这样与吾肉扎洪·白先“约法三章”,戒酒过程对于吾肉扎洪·白先来说是十分艰难的,村民们也时不时地能看到吾肉扎洪·白先一个人在村委会大院挥舞着扫帚打扫卫生。在马宁军的督促下,吾肉扎洪·白先终于戒掉了酒瘾,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现在我一点酒都不喝了,我可是向马队长保证过的。”回忆起以前自己的样子,吾肉扎洪·白先自己还有点不太好意思。

“他就像一头老黄牛”

马宁军2007年进入州委组织部工作,历经多个科室。

“他就像一头老黄牛,永远都有干不完的活,永远都不知道累。”这是马宁军的同事们评价他说的最多的话。

“他在工作中一直都是踏踏实实、兢兢业业,上级安排的任务,从来不讲条件,从没说过一个不字。从没有耽误过一项工作,一直都是积极主动、加班加点的干工作,总是想方设法把工作做到最好。”州委组织部副部长郑华说起马宁军更是几度哽咽。

2016年州委面临换届,组织部组织科工作任务异常繁重。马宁军作为组织科科长,既要承担“访惠聚”驻村工作,又要承担州委换届的前期各项准备工作,肩上担子的分量可想而知。

要怎么做才能既不耽误换届工作,又不耽误驻村工作呢?这是摆在马宁军面前的首先需要解决的问题。“那就白天驻社区,晚上回单位干换届准备工作。”这就是马宁军给自己制定的工作方法。

2016年3月至6月,是换届前的学习阶段。组织科里的绝大多数干部都没有经历过换届工作。“我们从来没干过换届工作,到底该怎么干啊?”“换届工作这么重要,让我们几个年轻人来,我们真的能行吗?”“这工作压力太大了,真不好干啊……”面对这项工作,很多年轻同志心里打起了鼓。

“我知道你们中绝大多数都没有换届工作经验,不过这不要紧,只要我们坚持不会的就学、不懂的就问,只要坚持一步一步地稳扎稳打,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干好这次换届工作。”就在大家心里都没有底的时候,马宁军的这番话,一下子给同事们的心里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不熟悉的相关知识,组织集体学习;不懂的相关问题,就多方请教。就这样,马宁军带着一群“青年兵”,一头扎进了紧张的换届工作之中。

静夜孤星,青灯黄卷。那段时间,马宁军办公室的灯经常在凌晨4、5点的时候还在亮着。

经过马宁军和同事们的努力,2016年州委换届工作顺利完成。从克州第十次党代会的党代表推荐、各类会议组织,到材料起草、分发、选举结果统计等,从他手里运转的材料达240份。

“倔”劲儿让他得罪了不少人

“热心肠”让他温暖了很多人

马宁军不光像一头老黄牛那样肯干,同样也像老黄牛那样“倔”。

组织部干部一科承担着工资审批、干部人员调动等工作,是一个很重要的部门。马宁军在干部一科当科长的时候,因为干部人员调动、职务变动的事,没少得罪人。

有一次,州委机关里的一名女干部来找马宁军办理调动手续时,马宁军发现这名女干部手头上正在做的一项工作还没有做完,就按照相关规定,不能给这名女干部办理调动手续。女干部不服气,就找相关领导,让马宁军的上级帮她说话,但是马宁军凭着一股“倔”劲儿,就是没给那名女干部办理调动手续。

“我说你这个人,你牛气的很啊,你们领导都帮我说情了,你凭什么不给我办理调动手续?”那名女干部气不过,在马宁军办公室和他“理论”,“规定不能破,你在原单位的手头工作还没做完,按照规定就是不能给你办理,等把原单位的工作做完了,我自然会按照程序给你办理调动手续。不然,你找谁都没用。”马宁军对这名女干部严肃地说。直到那名女干部把自己原单位的工作干完,马宁军才给他办理了调动手续。

和他同一批分配下来的大多数人都得到了提拔,有的调到了更好的岗位,而他却在科长的岗位上一干就是7年。有人劝他也想想办法,挪一挪位置,他却总是回答说,“我们所做的事情,说到底都是为群众服务,为社会作贡献,组织需要我到哪里去我就到哪里去。”

“姐夫,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一点土特产,好东西啊。你趁着过节的时候,把这些东西给你们领导送去,说不定你就能动一动了。”这一天,马宁军的妹夫找到他,悄悄地给他拎了一包东西,想让马宁军去“活动活动”。

见到妹夫的举动,马宁军的脸一下就黑了。“你这是干啥?让我犯错误吗?我是一名组工干部,我怎么能为了我的职务升迁而去违反党纪党规呢,这坚决不行。”“我说你这个人就是个死脑筋,你不为自己想,能不能为自己家里人想想。你看看和你一起参加工作的人,大多数都进步了,就你还在原地踏步。”妹夫看到马宁军的反应,很是“怒其不争”,“我是党的干部,我不能违反组织纪律。组织认为我的能力达到了要求,自然会考虑我。我不需要来这一套,以后再别提这事儿了。”说完,马宁军就让妹夫把东西拿回家。

在马宁军“倔”的背后也有一副“热心肠”。在单位里,马宁军是大家公认的“热心肠”。只要有同事找马宁军帮忙,即使他正在工作,他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耐心的帮助同事。

马宁军的同事秦刚对此就印象很深,“有一次,我到他办公室请教他在发展党员上的一个政策性问题,他当时正在写材料,他就对我说,‘这一点我还不清楚,我到时候帮你看看。’我当时以为他在敷衍我,过了两天我自己都把这事忘了。谁知道马宁军过了几天又找到我,说帮我查了这个问题,他还一项一项给我进行仔细的解答。”秦刚说,“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花了很多时间,查阅了很多资料,还请教了相关的部门,才帮我搞清楚这个政策性的问题。”

看着父亲的遗像,他泣不成声

自2016年开始驻村以后,马宁军没有回过阿克苏库车县父母家一次。

今年1月8日,家里的一个电话,让马宁军如遭雷击。“爸爸因为突发脑梗,走了。”这突如其来的噩耗,挂断电话后,对父亲的愧疚,让这个坚韧汉子一下子瘫坐在了椅子上,此刻的他泪如泉涌,他觉得自己的心如刀绞般的痛,这种痛让他久久不愿起来。

而这个时候正是驻村工作最为繁重的时刻。作为驻村工作队队长,在这个节骨眼上,沉甸甸的责任让他很难离开;作为儿子,在这样一个时刻,远方的亲人在呼唤他回去。

短短三天的丧假,这是马宁军的假期。

当马宁军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父母家的时候,父亲灵柩前已经布满了花圈。

双膝跪地、三个响头,马宁军在父亲的灵柩前泣不成声。

父爱铭心,如江水一般滔滔不绝,如群山一样连绵不断。“儿子,你现在是国家干部了,一定要记得多为老百姓办实事、办好事,不能当‘官老爷’,不能给组织丢脸。”父亲的谆谆教诲犹言在耳,但是却再也听不到了。曾经严厉的父亲,再也不会醒来;曾经慈爱的父亲,再也不会醒来;曾经的依靠、曾经的大山,再也不会醒来。

“孩子,你黑了、瘦了,工作再忙也要记得照顾好自己。”母亲看着马宁军的样子,心疼的留下了眼泪。“妈,是儿子不孝,儿子愧对你们。”看着年迈的母亲,马宁军满腹愧疚,“等今年工作忙完了,我一定多抽时间陪陪您。”

马宁军料理完父亲的丧事,回到家里也没休息,发着39.8度的高烧,又带着一大袋子药马不停蹄回到了村里继续工作。而他父亲去世的事,单位的同事们也都是事后才知道,他对谁也没有说。

巴仁乡依提帕克村,他最后工作的地方

今年1月,州委组织部决定让马宁军再次参加“访惠聚”驻村工作。

1月31日,马宁军从博斯坦村来到巴仁乡依提帕克村,虽然此时的他已经被病痛折磨的连饭都吃不下,但是他却依然坚守在工作一线。在和同事的入户走访中,马宁军疼的直不起腰,他就用双手捂着肚子,一点一点慢慢地往前走,就是这样,马宁军也没有任何抱怨。“我不能拖同志们的后腿。”这是马宁军对自己提出的要求。

年初的时候,有的同事劝他说,你已经驻过2年村了,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你父亲也刚刚去世,还有70多岁的老母亲,你给组织反映一下自己的情况,看能不能调整其他人来干。马宁军笑着说,“共产党的干部,在哪干工作都一样。”

然而,这一次,他倒在了这里。

7天,这是马宁军在依提帕克村坚守到他倒下的那一刻的总时长。

在巴仁村的那段时光,吃饭的时间对马宁军来说就是入户走访后最好的休闲时间,每到吃饭的时候,马宁军总是一个人躺在床上,久久不愿起来,他实在没有力气了。

同事们发现马宁军身体虚弱的越来越厉害,不像是他自己说的胃病。“马科你到底是什么病啊?你看你瘦的,饭也吃不下,你快去检查一下吧。”“对啊马科,你这样子可不太像胃病啊,还是赶紧到医院检查一下吧。”“马科你赶紧到医院去看看吧……”同事们看到马宁军的样子,都劝他快去医院检查治疗。“没事儿,我这就是胃病,很长时间了,歇一歇就好了,不能耽误工作。”

2月9日,马宁军终于支撑不住了,在同事们的催促下来到州人民医院接受检查治疗。

“肝癌晚期”。2月11日,在州人民医院,马宁军亲手从医生的手里接过确诊单,看到确诊结果的时候,他沉默了。

李艳芝接过确诊单,看了一遍又一遍,一下子,她的天塌了。

转院!在李艳芝的强烈要求下,马宁军从州人民医院转到河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接受治疗。

为了帮助李艳芝减轻压力,上级专门安排王勇到郑州去照顾住院的马宁军。

马宁军入院治疗后,病情恶化的相当快,在治疗期间,数次昏迷,有数次被抢救过来。“像他这种情况,昏迷后还能抢救过来,是一个奇迹,他内心的意志很顽强。”这让马宁军的主治医生刘江凯都不敢相信,“我佩服他!”

一次次抢救,一次次苏醒,但马宁军的病情却是无法逆转。

深夜,躺在病床上的马宁军,看着身边的妻子李艳芝,轻轻地拉着她的手,用微弱的语气问她,“嫁给我,你这辈子后悔吗?”听到丈夫的这句话,李艳芝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不后悔!”说完这三个字,李艳芝失声痛哭。

再坚强的人,也有倒下的那一刻。

3月11日,马宁军再也没有能坚持住,永远地离开了自己的爱人、孩子和他热爱的工作。

他走了,群众哭了

1月31日,在得知马宁军马上就要离开博斯坦村去依提帕克村的时候,村民们自发来到村委会,组织欢送会,载歌载舞,为他送行。他们从自己家里带来了核桃、红枣、土鸡蛋,要送给他们的暖心人,这些礼物堆满了欢送会的舞台。

“马队长,这是我自家养的鸡下的蛋,营养好着呢,你这么瘦,带回去好好补补吧。”“马队长,这些东西你拿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感谢你为我们村民做的这一切。”“马队长,你能不能不去依提帕克村啊,我们还想你留在我们村啊。”“对啊马队长,你能留下来吗……”欢送会上,村民都舍不得马宁军走,都想要让马宁军继续留在村里。

“乡亲们,虽然我也很舍不得你们,但是我是一名党的干部,我必须服从组织安排。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们共产党人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面对群众的盛情挽留,马宁军婉言谢绝。

“那怎么能行,你为我们做了那么多事,就这样走了,让我们的心里过意不去啊。”看到马宁军不愿拿他们送的东西,村民们不干了。一名80多岁的老大爷,更是两眼含泪,握着马宁军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在村民的坚持下,马宁军最后只拿走了一小袋核桃。

分别的时候到了,马宁军与前来送行的群众一一握手道别,群众的眼眶都湿润了,马宁军的眼眶也红了。

“再见了乡亲们!”马宁军摇下车窗,向村民们挥手。“马队长,有时间常回来看看我们啊。”“马队长,你要保重好身体啊。”“马队长,我们会想你的……”村民们的话语,让马宁军倍感幸福。

在得知马宁军去世的消息后,博斯坦村的村民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个好人啊,他就是把自己活活累死的呀。”“他怎么能就这样走了呢,我还等着他回我们村看我呢。”“我还想去他家里看看他,没想到却永远看不到他了……”

在马宁军追悼会的前一天,30多名村民们自发来到村委会,集体请愿,要去参加马宁军的葬礼。

“我们去送他最后一程吧。”“让我们去看望一下他的爱人吧,去面对面地对她说声谢谢。”村民们含着眼泪说道。

马宁军,你还有好多事情没做,怎么就这样离开了,离开的这样悄无声息……

你写在入党申请书的誓言:在一切困难和危机时刻挺身而出,英勇奋斗,不怕牺牲,以实际行动报效祖国。马宁军,你做到了。

“信念坚定、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的好干部标准。马宁军,你做到了。

马宁军,博斯坦村的村民们会永远记着你,你的同事们和朋友们会永远记着你,全州的党员干部会永远记着你。记者 张 令汪克霞 刘 勇

分享到